选项
舞蹈是青春,舞蹈是气质,舞蹈是美,舞蹈是无声的语言,舞蹈是...而对於我来说,舞蹈可以是所有。
 
我11岁开始习舞,相较於其他舞者开始习舞的时间我并不算早,甚至有一些些晚。小时候舞蹈并不是我的热爱,因此习舞算是母亲为我选择的吧,我很乖,听从了母亲的安排,从此跟舞蹈相识/相知/相恋了进三十年,乐此不疲。
 
我爱极了在学校读书习舞时那单纯充实的时光,每天两点一线的生活看似枯燥,实则充满了灵动的趣味与挑战。那时我就读的专业是中国古典舞,是祂唤起了我对舞蹈的爱。中国古典舞可以说是由中华几千年来丰富的文化精髓而诞生的,「形未动,神先领,形已止,神不止」的训练(身法)与陶冶(神韵)的方法我们统称为身韵,是中国古典舞的灵魂所在。强调的是「起於心,发於腰,行於体」,要求一切由心而发,纯粹且直接的打入人的内心,从而唤起观众的共鸣。而舞蹈者本身的素养/心底的善良/心态的纯洁/境界的位置,也直接影响着舞蹈本身的感染力。
 
大学毕业那年,我手握着北京舞蹈学院优秀毕业生的荣誉,无缝连接的进入到剧团担任主要演员,从此开启了我的职业舞蹈生涯,那一年我18岁。从学生到演员的转换,从学校步入社会的转变,我一直努力的适应着。在作职业舞者的这些年里,除了中国古典舞以外,我还接触学习到了多个不同舞种的训练方法和表现方式,可谓是受益匪浅,大开眼界。在舞团大量剧目的排演过程中,将这些所学所感融会贯通,取长补短的运用到诠释舞蹈角色的表演表现中,幸运的是大家接受了我自己的表演方式,我也因此获得了很多的荣誉及观众的认可,迄今为止我已主演了二十多部大型舞剧/舞蹈诗作品。
 
 
 舞者的职业生涯是短暂的,同时也是绚丽的,这是她(他)们为青春时期的自己描绘的最美丽的画卷,而我们舞者即希望相对短暂的艺术职业生涯能得到一份尊重和善待,这无关於风月,更应无关於存有私心的个人喜恶。
 
今年5月,我有幸在香港舞蹈总会的诚意邀请下,与北京舞蹈学院着名编舞家张建民老师合作,在张老师的指导下我和优秀青年舞者孙公伟将完成双人舞作品《丝路双灵》,这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作品,期待8月演出时与观众们在剧场见。
 
香港是我的第二故乡,这里是中西方文化融会,创意无限处处令人惊喜的地方,作为艺术工作者我希望继续为香港的舞蹈出一分力,为喜爱舞蹈的你们带来更多全新的体会。
 
最後,请允许我引用着名建筑家贝聿铭先生的话语来作为结束,并以此缅怀这位20世纪公认的现代建筑大师。
 
“不要忘了中国的过去”。
“建筑设计要变化,要往前走,但在向前走的过程中,要回头来看看,自己的文化特色何在”。
“我在文化缝隙中活得自在自得,在学习西方新观念的同时,不放弃本身丰富的传统”。
“文化缝隙中优雅的摆渡者”从截然不同的文化土壤中汲取精华,又游刃有馀地在两个世界穿梭。

 
唐娅
2019年5月16日
 

 
附注:
唐娅所获荣誉一览:
⚫ 2018「十大杰出新香港青年」
⚫ 「香港舞蹈年奖杰出女舞蹈员奖」
⚫ 「香港艺术发展局艺术新秀年奖」
⚫ 「第23届朝鲜国际艺术节个人金奖」
⚫ 「第五届全国舞蹈比赛评委会特别奖」
⚫ 中央电视台舞蹈世界舞林传奇最佳表现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