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项
有人说音乐是上天赐赠凡间的瑰宝,舞蹈则是人类回应苍天滋养的感恩之情。

小时候的我活泼好动,於幼年时代已爱上音乐丶舞蹈及运动,其中以舞蹈最为令我着迷。从少接触芭蕾舞令我身体柔软度增加丶音乐感增强,以至於日後在音乐及运动方面都总是校队的一员。可惜的是升中那年家中应付不了高阶芭蕾舞班的开资,於是我只好红着眼丶苦笑着对妈妈说:「没关系的,我可以参加其他活动呀。」。结果便参加了学校的排球队丶田径队以及合唱团。不知何故我并没有参加学校的舞蹈团,可能是潜意识中不想勾起要放弃习舞的伤心回忆,想将自己对舞蹈的热情藏於心底,好像不接触丶不想不看,我便真的可以「没关系」吧。

在学校渡过快乐的青葱岁月,大学毕业後投身社会,重遇大学时代的同学再成为一位妻子,我的生活都可算是充满小确幸。一次机缘巧合下,我在一本介绍日本旅游的杂志看到一则广告,内容是香港的一家日本舞踊学校正在招生。当时的我对日本舞踊全没认识,因此上网查了查,知道那家日本舞踊学校是属於日本五大流派之一的若柳流(Wakayagi Ryu),名为香之会(Konokai)。我像着了魔一样立即拨了广告上的电话,与我现在的老师-若柳智香老师简单说明情况後,便开始了我的日本舞踊情缘。香之会成员的年龄遍布各阶层,由六岁到六十多岁无分彼此,在学习方面互相交流心得,在演出方面互相支持鼓励。

日本舞踊(即日本传统舞)源自歌舞伎,歌舞伎是拥有超过四百年历史的日本传统技艺。歌舞伎起源於一六零三年,即德川家康建立江户幕府的同年,一位名为出云阿国的女士在日本京都的四条河原表演阿国歌舞伎。歌舞伎共分为两大部份:一部份为戏剧,另一部份为舞蹈。期後歌舞伎中的舞蹈指导者渐渐发展成为独立的舞蹈大师,开始教授民众学习歌舞伎中的舞蹈,演变成早期的日本舞踊。

在日本舞踊中,有着名的五大流派,分别是:西川流丶花柳流丶坂东流丶藤间流和若柳流,五大流派全是历史悠久。日本舞踊从音乐丶歌词及舞蹈动作展示日本的四季变化,人与自然的关系,爱情故事以及日常生活。日本舞踊以优美动作及典雅行为举止充分地展现日本的传统之美。

我对日本舞踊可谓「一跳锺情」,还记得第一课时,智香老师说每课都必须穿着正式的浴衣及足袋练习,故已准备一套衣服让我租借,如之後决定一直上课才买一套。可是,我却对老师说:「智香老师,我可以现在便买一套吗?」。老师後来跟我说,她以为我是富太太,衣服都要穿新的。其实我当时便已知道,不用试课,我一定会爱上日本舞踊。

转眼间,已习日舞差不多五年,於香港及日本的不少舞台上留下足迹,亦已决定於两年後投考专业资格,成为「名取」(即获流派认可的表演者),正式加入若柳流成为其中一员。不少朋友问我为何一个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会喜欢日本舞踊,我大多回答说就像爱情一样,一但遇上,你便知道这是命中注定。硬要我说的话,应该是我喜欢日本舞踊当中的美学,与其他日本传统艺术一样,除了锻练身心,更会体现尊重人与自然的关系,与中国传统思想中的「天人合一」及儒家思想中的「敬天礼人」概念非常相近。

最後我想借日本土佐着名女作家宫尾登美子的《一弦琴》(直木奖作品)中的一段内容作结。苗是故事的女主角,天资聪颖的她从小对一弦琴情有独锺。可是,当恩师离世後,因伤心过度便放下了琴,一别便二十年。成为人妻後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於市集发现了恩师当年留下的一弦琴,当晚便抱着琴对丈夫说:「这是我一生的请求,请让我弹奏一弦琴。」。在丈夫的大力支持下,重拾对一弦琴的深厚热情,开班授徒,成为一代宗师。

真正的热情并不受时间洗礼而冷却,只会在岁月中越演炽热。


唐正馨
文化艺术爱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