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项

文章由陈安提供


‘当然要话我知!’

跟妈谈及,上次舅公病逝之前 ,一班儿女都不敢告诉他病情,怕他有心理压力。妈便跟我说:‘当然要话我知!’

普遍上一代的做法,在现今社会是否仍可行?如果是在外国, 病人有知情权,反而可叮嘱医生不告知家人。严格来讲是病人私隐,病人要先知道。如医护只跟家人沟通,病人蒙在鼓里,其实有违病人私隐权,正式不可以的。

我觉得这个不是对或错的问题。需要尊重每个家庭的预期和观念。其实这一代大家医疗知识比以前进步得多,不像祖母那个年代; 祖母的想法是,没得医好,才入院,入院就是善终了。现今不一样,我比较幸运,爸妈都爱看医生,当然不听医生指示是另一回事。进出医院检查,治疗也没问题。

爸妈从来都是开通的。他俩常常都说‘百无禁忌’。年纪越大,越开通,舅公走了,妈会说‘我知,他死咗啦,成九十岁,梦中走咗,咪有福咯..几时送丧?我约二嬏,八姑吃饭,然后一起去..‘ 她这个年纪,视去送丧为大家聚的机会。起初我不太明白,渐渐,每次见她一轮电话,好不忙碌,便开始明白。

反而我们这代还在说不要给他们心理压力,其实经历过战争,没有吃的日子,年迈的炼历都深,照理是不会放弃自己病的知情权的。应该尽早坦白沟通,多解释, 一同面对,反而可亲密地支持,走下去。

这就是老人家开通,百无禁忌,后生反而八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