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项
转载自澳门特区立法会前主席曹其真女士个人微博

中国新年前的小年夜,我去陪父亲吃晚饭。那天在父亲的家里还有其他的客人,我和父亲的客人都不太熟悉,所以那晚我在餐桌上说话不多。饭后父亲站起来告诉还坐在餐桌上的客人们说:“对不起,我失陪一下,因为我要和我的女儿说几句悄悄话”。然后,他拉着我的手,和我一起进了他的睡房,并在房间里的沙发上坐下了。由于父亲很少和我说悄悄话,所以我的心中对父亲想和我说些什么着实有些好奇。
 
自从父亲把由他创办的香港永新企业有限公司的绝大部分股份卖给我们后,虽然他还担任着董事长的职位,但是他已经不再管理公司的事务。不过在过往的20多年中,父亲并没有闲下来,他还是不断地开辟着他的新事业。由于我们各忙各的,所以他具体在做些什么,连我们作为子女的都是不太清楚的。
 
那天我俩在他房间里坐定后,他说他今年虚岁虽已95岁了,但是他还在做一件对国家有贡献的事情。他说相信他正在做的这件事,应该是他在这一生中做的最后一件大事。如果他把这件事做成功的话,他也就了了这一辈子最后的一个心愿。看父亲严肃的神情,我的心中感到非常自责,因为我觉得我过去对他的关心实在是真的太少。其实在几年前,我已多次听他说过,他正在和清华大学共同研究开发一个科学项目。但是由于每一次他都没有详细说那是什么项目,所以我也就没有详细问,也因此我根本不知道他们共同开发的究竟是什么项目。

那天,父亲详细地向我介绍了他和清华大学合作的科技项目。原来几年前,父亲就开始和清华大学合作,研究工程物理相关技术在核安全领域和医疗领域的应用,并将其科研成果进行产业化。这家由父亲和清华大学合作的公司,已研制出的用于核安全领域的放射性物质图像定位系统、用于病理及药物研究的动物PET/SPECT/CT一体机、和用于人体诊断的SPECT,而这些机器的性能均达国际先进水平。相信该合作公司在不久将来也会完成用于人体诊断的PET/CT研制。父亲说到这里时,兴奋地说为国家教育和科技事业作些贡献一直是他的心愿,所以他希望能够争取在他有生之年,看到这家公司研制出国产的、能替代或部分替代进口设备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水平的大型设备。因为直到目前为止,在中国应用的这些高端、大型设备完全依赖进口,它们也是长期由外国公司所垄断的。父亲最后还表示,他已有心理准备再为此奋斗3至5年。当我听到父亲说这番说话时,我除了为父亲感到骄傲外,也在内心泛起阵阵惭愧。因为父亲在这般高龄,还有再奋斗3至5年的雄心壮志,而我却在遇到困难时、或感到身体稍有不适时,常常出现怨天尤人,并灰心丧志的情况。想到这里,我真的觉得自己今后在遇到困难时,一定要端正心态,并勇于克服困难。

父亲说完他和清华合作的事情后,接着对我说,他对我有两点要求:1)保护好自己的身体。他说在这世界上,金钱、名誉、地位虽重要,但是它们都没有健康地活着那么重要。如果我们不爱惜自己的身体,那么任何人就算想帮我们,都是不可能真正地帮上我们的。2)能帮助别人的话,要尽量帮。父亲说,他对我现在投身慈善事业,帮助有需要被帮助的人感到欣慰。他希望我坚持从善,因为他觉得善良是人最高贵的品德。

和父亲分手后,我脑中一直想着父亲说的话。我知道我一定会将他的这番话永远地牢记在心头。但是说老实话,我只听懂了父亲说的是高科技研究,而那些专业术语,我可完全没有听懂。为了弄明白父亲究竟在做些什么,所以我一回到家,就走入书房、打开电脑上网查了有关PET/SPECT/CT的资料。网上有很多有关的资料,但是由于它们都太专业化,所以对我来说它们还是太深奥和难明白。因此我查了半天、和读了网上的多篇解释,仍然根本没有读懂真正意思。不过通过这件事,我再次感到父亲过人的超前思维、创业勇气和顽强斗志,真的值得我终身学习。同时我觉得我的父亲真的是太了不起了。

在查完资料时,夜已深了,本来也是我应该睡觉的时候,但是那晚我久久未能入睡。父亲语重心长地向我提出的两点要求一直徘徊在我的脑海中。我在心中默默地叮嘱自己,必须保护好自己的身体,也务必在今后,多做善事,多帮助需要被帮助的一切人。想到做善事,我突然想起前几天收到的一份由“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写给澳门同济慈善会的2013年度资助感谢报告。在我收到这份报告时,我曾将它粗略读过一次,读完后也深被 “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工作人员撰写的几篇心情分享而感动。但因为在那几天我还饱受着从欧洲回来后的颠倒时差之苦,而且手头上的工作也较多,所以并没有将它再好好的细读。

在那一刻,我将它重新拿出来,并仔细地又将它读了一遍。读完后我从床上起来,并随即开始撰写这篇博文。因为我觉得我必须马上将我和父亲共晋晚餐时的情景,和再次阅读“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写给澳门同济慈善会的2013年度资助感谢报告后的体会、感受记录下来。

同济慈善会于2013年度,在“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的诸多项目中资助了两个项目。它们一是阳光童趣园农村幼儿教育(成县2013); 二是教育公益组织年会(西安2013)。我们资助的项目是由同济慈善会北京办事处推荐和申请,并经澳门总部批准后向要求资助的团体发放。虽然因为我本人在2013年初还不知道这个基金会的存在,而且直至今天为止我都没有见过任何一个“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的工作人员。但通过我们北京办事处主任小陈的介绍和推荐,我对这个基金会所做的工作和他们的理念是完全认同的。也因此我在小陈两次的推荐书上都毫不犹豫地批上同意的意见。我们很快地就向“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发放了该两项资助。从该基金会的报告中,和我们北京办事处反馈回来的实地检查项目成效来看,由我们资助的这两个项目都是成功的,也是符合我们同济慈善会从事慈善事业宗旨的。

那天晚上我细读了一遍由“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撰写的那份这份名为《深耕细作,感谢有你》的报告。而在读完全文后,我又再一次读了这份报告中的“序言”和“心情分享”那两部份。因为这两个部分,除了令我非常感动以外,还令我深受教育。
我虽然没有见过“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中的任何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但是我读了他们在报告中的文章后,我对他们产生了由衷的敬佩。因为我从他们文章中的字里行间能体会到他们在过去的七年里为了一些和他们原本毫无关系的孩子们奉献了无私的和伟大的爱。对我来说,这种爱是人性中“善”的最美的表现,是我一辈子追求的“爱”和“善”。

我庆幸在晚年能遇见这些至善、至美的人。我将序言(由来超女士撰写)中的几段话摘录如下,和大家分享:
【七岁,一个孩子走进一年级;
七年级,一个孩子走进青春期;
七年,一个“孩子” 扎根泥土,新芽初绽;
七年,是您陪伴着纯真的“孩子” 走过幼年,走进童年;
七个年头,66所阳光童趣园解决了两万余名3—6岁留守儿童“入园难,入园远,园所质量差” 的问题;
七个年头,73名最可爱的长期志愿者扎根农村,成为孩子们的好伙伴、好老师,甚至成了留守孩子们的好叔叔、好阿姨;
七个年头,3900名乡村教师成为了西部阳光长期的友好伙伴,成为了校园里最踏实、快乐的耕耘者;
七个年头,48家初创期教育NGO因“桥畔计划” 而汇聚,成为亲密的战友;
七个年头,最初的“西部阳光行动”已成长为“益微青年”,坚定地与大学生一起践行公益;
………
七年,只是探索乡村教育质量改善的一小步开始, 摸着石头过河, 我们也经历了风雨, 有过消沉, 不变的使命和“尊重儿童真实需求” 的理念。】
【在甘肃陇南的学校里,“以课程为中心”、“以教师为中心”、“以教材为中心”正在悄悄改变,孩子的独立阅读时间,在课堂成为了美妙的十分钟,小组讨论有了更多“辩经”的味道;走出教室,自然成为了孩子们又一个美好的课堂。满校园的社工活动像极了一幕幕小话剧,每个孩子随时都可能成为主角;一个关于“为什么要排队”的问题可以讨论出哲学的价值,一个有关“你长大希望与怎样的人相处,竟激发了孩子们对个人素养的极大兴趣……
 
我们与孩子一起找寻生活乐趣,学会带来改变的勇气和能力,为自己所期待的美好生活做准备, 而“美好生活”, 可以无限想象……】。
而在序言后的【有关情怀--人本情怀这一“心情分享”】 中由来超、 杨国琼、虞婕、赵宏智、牛李炜等撰写的文章,都让我深受感动。为表达我对那些献身教育事业的朋友们致以我最真诚的敬意。我在此摘录他们文章中的精彩部分,和所有读我博文的网友们分享。但限于篇幅,我只能摘录其中的一小部分如下:

【在不断专业化过程中,我们没有自满,更多的时候在反思真正的参与、共同决定,寻找幸福的价值、意义和路径。我们从自身经验出发、反复思考之后觉得公益行业的“魂”就是“人本情怀”也就是尊重内心,接纳人、理解人的差异和多元,满足人发展需求、形成归属感情怀。这情怀也许不是与生俱来的,它需要时间去慢慢发酵,需要环境去培养;需要内化于心,又要外现于形。】;
 
【有朋友问,这人本情怀就是善吧;我觉得还不够,除了善,还有更多尊重、更多思考,更多平等的意识和骨子里的为人着想。从小被尊重、内心满足、独立思考、有创造力又懂得关照别人的孩子,人本情怀也许冥冥中已在集体无意识中存在。话说回来,家庭不是孩子能选择的,那人本情怀进入职业后还能培养吗?我坚持认为是可以的。】

【选择西部阳光,是愿意选择一份“情怀”。对我而言,这份情怀,它不代表使命、意义,也无关乎理想、奉献。它只是一种贴追于生活本质的“质朴” 与“敦厚”,接近于我想要的生活模样。我始终相信,归属感不会存在于制度、层级与专业中,我不否认这些的重要,但那不是核心。归属感产生于人与人之间某种相似的隐秘气场的联系。】;

【看惯了太多的尔虞我诈之后,我原来是不太相信组织这个词的。但4年前,我加入了西部阳光的行列,遇到的都是我从没见过的极品好人,可想而知我以前呆的世界是多么的不堪。】;

【来西部阳光,是我与自己人生的一次搏斗,是象牙塔与乡村的搏斗,是文艺与基层的抟斗,是极简与复杂、内向与外向、若隐若现的理想与赤祼祼的现实的抟斗。在彼与此,此与彼的撞击中,文艺与基层,理想与现实寻找各自的位置与比例,我在等待,有一天当我有了刚刚好的经历和思考,它们可以在我身上平衡、圆融。除了西部阳光,大概没有什么地方可以给我这么好的“搏斗机会”】。


曹其真写于2014年3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