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項
有人說音樂是上天賜贈凡間的瑰寶,舞蹈則是人類回應蒼天滋養的感恩之情。
 
小時候的我活潑好動,於幼年時代已愛上音樂、舞蹈及運動,其中以舞蹈最為令我着迷。從少接觸芭蕾舞令我身體柔軟度增加、音樂感增強,以至於日後在音樂及運動方面都總是校隊的一員。可惜的是升中那年家中應付不了高階芭蕾舞班的開資,於是我只好紅着眼、苦笑着對媽媽說:「沒關係的,我可以參加其他活動呀。」。結果便參加了學校的排球隊、田徑隊以及合唱團。不知何故我並沒有參加學校的舞蹈團,可能是潛意識中不想勾起要放棄習舞的傷心回憶,想將自己對舞蹈的熱情藏於心底,好像不接觸、不想不看,我便真的可以「沒關係」吧。
 
在學校渡過快樂的青蔥歲月,大學畢業後投身社會,重遇大學時代的同學再成為一位妻子,我的生活都可算是充滿小確幸。一次機緣巧合下,我在一本介紹日本旅遊的雜誌看到一則廣告,內容是香港的一家日本舞踊學校正在招生。當時的我對日本舞踊全沒認識,因此上網查了查,知道那家日本舞踊學校是屬於日本五大流派之一的若柳流(Wakayagi Ryu),名為香之會(Konokai)。我像著了魔一樣立即撥了廣告上的電話,與我現在的老師-若柳智香老師簡單說明情況後,便開始了我的日本舞踊情緣。香之會成員的年齡遍佈各階層,由六歲到六十多歲無分彼此,在學習方面互相交流心得,在演出方面互相支持鼓勵。
 
日本舞踊(即日本傳統舞)源自歌舞伎,歌舞伎是擁有超過四百年歷史的日本傳統技藝。歌舞伎起源於一六零三年,即德川家康建立江戶幕府的同年,一位名為出雲阿國的女士在日本京都的四條河原表演阿國歌舞伎。歌舞伎共分為兩大部份:一部份為戲劇,另一部份為舞蹈。期後歌舞伎中的舞蹈指導者漸漸發展成為獨立的舞蹈大師,開始教授民眾學習歌舞伎中的舞蹈,演變成早期的日本舞踊。
 
在日本舞踊中,有著名的五大流派,分別是:西川流、花柳流、坂東流、藤間流和若柳流,五大流派全是歷史悠久。日本舞踊從音樂、歌詞及舞蹈動作展示日本的四季變化,人與自然的關係,愛情故事以及日常生活。日本舞踊以優美動作及典雅行為舉止充分地展現日本的傳統之美。
 
我對日本舞踊可謂「一跳鍾情」,還記得第一課時,智香老師說每課都必須穿著正式的浴衣及足袋練習,故已準備一套衣服讓我租借,如之後決定一直上課才買一套。可是,我卻對老師說:「智香老師,我可以現在便買一套嗎?」。老師後來跟我說,她以為我是富太太,衣服都要穿新的。其實我當時便已知道,不用試課,我一定會愛上日本舞踊。
 
轉眼間,已習日舞差不多五年,於香港及日本的不少舞台上留下足跡,亦已決定於兩年後投考專業資格,成為「名取」(即獲流派認可的表演者),正式加入若柳流成為其中一員。不少朋友問我為何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會喜歡日本舞踊,我大多回答說就像愛情一樣,一但遇上,你便知道這是命中註定。硬要我說的話,應該是我喜歡日本舞踊當中的美學,與其他日本傳統藝術一樣,除了鍛練身心,更會體現尊重人與自然的關係,與中國傳統思想中的「天人合一」及儒家思想中的「敬天禮人」概念非常相近。

最後我想借日本土佐著名女作家宮尾登美子的《一弦琴》(直木獎作品)中的一段內容作結。苗是故事的女主角,天資聰穎的她從小對一弦琴情有獨鍾。可是,當恩師離世後,因傷心過度便放下了琴,一別便二十年。成為人妻後一個偶然的機會下,於市集發現了恩師當年留下的一弦琴,當晚便抱著琴對丈夫說:「這是我一生的請求,請讓我彈奏一弦琴。」。在丈夫的大力支持下,重拾對一弦琴的深厚熱情,開班授徒,成為一代宗師。
 
真正的熱情並不受時間洗禮而冷卻,只會在歲月中越演熾熱。
 
 
唐正馨
文化藝術愛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