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e apologise that only Chinese version is available)

由 Lydia 撰文

怎會想到慶祝退休一周年的禮物就是生蛇。

最初的徵兆是一早醒來發覺眼睛有少少赤痛,以為是生眼瘡或是有異物入眼,兼且面部的皮膚好似有蚊咬和敏感的狀況。到晚上頸側的肌肉抽搐地痛,連續兩天都是劇痛令人徹夜難眠。因為之前在工作時長時間要用電腦,也試過頸側肌肉崩緊,便以為是舊患;以為去按摩治療便可以止痛。


怎知做完按摩後,一邊臉和額頭已發出紅疹和水痘,而且眼皮已腫到睜不開眼,心知不妙便匆匆去求救家庭醫生,他一看便說:「你生蛇了!」他處方了特效 藥FAMVIR抗病毒藥, 我之後又去看眼科醫生,發現眼皮內外都出了小小的水痘,且有輕微發炎,幸好眼壓還正常,一番折騰後,回家依時吃藥臥床休息,吃止痛藥和消炎藥及定時滴消炎眼藥水。

那一隻抗病毒的藥只能抑制病毒的活躍程度,並不能殺死病毒,只可以減低痛楚和阻止病毒擴散,所以在發病時越早服用最有效,要抵抗病毒都是要靠自身的抵抗力,去打這一場仗,人只可以躺在床上昏睡,顛倒日夜。晚上為了逃避劇痛只好吃少量安眠藥,才可以免受於閃電般的神經痛,捱到第六天痛楚才開始減少和回復正常生活。覆診時醫生還開了鎮定神經的藥物多食一個星期,防止神經再異常。

我為了抗蛇便開始網上搜索shingles產生的原因、治療方法和有沒有後遺症。其實生蛇是水痘的一種病毒,年幼時染上了水痘,痊愈後病毒會潛伏在體內,當你免疫系統衰弱時,病毒會襲擊你的神經線,通常是沿着主要神經線走,常見有從胸部到肩膊頭傳到手指,最麻煩是發在臉部上那一組三叉神經線上,會在額頭出水痘,還會影響到眼和耳朵,若是不幸有後遺症的話,神經會慣性發出很多錯誤的訊號,引致經常性閃電式的鎮痛,所以要小心處理。

今次我算復原比較快, 醫生説半年後再打一技抗生蛇的疫苗,便有效約十年。其實早幾年很多朋友都打了,我不知為何不去,生蛇是一個痛苦的過程,應盡可能避免,而且年紀越大,生蛇的痛苦亦都會更加劇烈,可能會引起其他併發症。

今次的教訓是,保持健康增強自己的免疫能力,要有充足的睡眠和休息時間,不要太貪玩。舊同事問我,生蛇不是因為壓力或是工作過勞嗎?為什麼你退休之後才生蛇。

事後檢討時是自己在退休初期,太享受「自然醒」,但忘記了「自然睡」的重要性,要有足夠的睡眠。晚上若沒有節制地看YouTube和追劇集,漸漸有些少失控。所以經此一役,別讓自己一時太高興,便過了火位。有時退休的焦慮是面對空白的日程表,有些失落。但其實享受生活是一天做一件事已經足夠,不要再令到自己的日程太緊湊,要學會放鬆。

現附上朋友送給我的湯水料,我喝了三天,喝了覺得很舒服,有去水減痛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