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項
主編吳文華分享經驗
 
從小便喜歡繪畫。我一直認為我前生一定是畫家,小學一、二年班上課時,總喜歡在書本上畫了許多眼晴、手指,並懂得打上陰影,多年後才知道那是素描的基礎畫法。
 
50年代出生的我們,沒有太多機會學習書本以外的知識,畢業後忙於養家、帶孩子,更沒有。退休了,自然是隨心所欲,尋找自己的興趣、自己的夢想了。對於繪畫,我怎可以等到退休?許多有興趣繪畫的朋友,都選擇在子女們上大學或開始就業後便找老師學中國水墨畫或西洋油畫,或在大學校外課程的繪畫班中選一些適合自己時間地點的課程。我便是在40多歲時在機緣巧合下成為嶺南大師趙少昂老師的弟子了。
 
趙老師對我是真的好,以老師的地位,學生大部分已是享負盛名的畫家,兼且桃李滿門,面對我這個初學生,他叮囑我要留心他如何調色、沾墨、落筆、構圖,至於能否有進步,便要看自己的悟性和是否肯多練習了。在看過我的幾篇習作後,他將我從最後排調到他的右邊,替他磨墨。這本是苦差,但原來這是最清楚看到老師如何將重重的顏色,耐心地一層一層的沾在筆鋒內,難怪他每一落筆都可展出那立體感、層次感。那個時候,我的進步是一日千里,尤其是得到師兄師姐的鼓勵,每次上課都興致勃勃的。但沒多久,老師病了,我也借調到立法局,自此之後,我再也沒有碰過毛筆了。
 
老師臨終前,曾多次托師姐們提醒我必定要繼續畫畫,好好的將中國美術的奧妙之處介紹給國際層面。老師的囑咐我是牢記著的,他去世後,我開始去認識他所指的國際層面是什麼,首先我在HKU SPACE選修了與西方美術有關的證書課程,內容包括了西方美術史、素描、繪畫、水彩畫、以及攝影等,之後亦在另一所專業進修學院加入塑膠彩繪畫班,以易乾易溶的塑膠彩體驗當年莫奈、德加、梵谷作畫時的挑戰,進一步了解老師心中的國際視野。
 
原則上我是準備好了,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重拾畫筆,因為一旦開始了,便停不下來的。我現正等待當我每星期可以有10至12小時是完全屬於自己的時候,我便可以確認我的前生是不是一位畫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