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項
文章由陳安提供


當然要話我知!’

跟媽談及,上次舅公病逝之前 ,一班兒女都不敢告訴他病情,怕他有心理壓力。媽便跟我說:‘當然要話我知!’

普遍上一代的做法,在現今社會是否仍可行?如果是在外國, 病人有知情權,反而可叮囑醫生不告知家人。嚴格來講是病人私隱,病人要先知道。如醫護只跟家人溝通,病人蒙在鼓裏,其實有違病人私隱權,正式不可以的。

我覺得這個不是對或錯的問題。需要尊重每個家庭的預期和觀念。其實這一代大家醫療知識比以前進步得多,不像祖母那個年代; 祖母的想法是,沒得醫好,才入院,入院就是善終了。現今不一樣,我比較幸運,爸媽都愛看醫生,當然不聽醫生指示是另一回事。進出醫院檢查,治療也沒問題。

爸媽從來都是開通的。他倆常常都說‘百無禁忌’。年紀越大,越開通,舅公走了,媽會說‘我知,他死咗啦,成九十歲,夢中走咗,咪有福咯..幾時送喪?我約二嬏,八姑吃飯,然後一起去..‘ 她這個年紀,視去送喪為大家聚的機會。起初我不太明白,漸漸,每次見她一輪電話,好不忙碌,便開始明白。

反而我們這代還在說不要給他們心理壓力,其實經歷過戰爭,沒有吃的日子,年邁的煉歷都深,照理是不會放棄自己病的知情權的。應該盡早坦白溝通,多解釋, 一同面對,反而可親密地支持,走下去。

這就是老人家開通,百無禁忌,後生反而八股了。